萨都剌金陵宦游之前后诗踪考略

来源: 栖霞山    2020-03-04 17:21:58    

  文/张双全

  偶然翻到元代诗人、画家、书法家萨都剌,在金陵(元代为集庆,今南京)宦游时所遗《七绝·云中过龙潭访道士不值》《七绝·夜发龙潭二首》, 记有其访金陵东郊龙潭紫微观、舟经龙潭之行踪,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2002 年 9 月出版的《栖霞诗珍》并没有收录这三首诗,也算是发端,引起了笔者探究萨都剌及其人金陵宦游之诗踪的兴趣。

  《毛泽东年谱》载,一九七五年四月上旬,82 岁高龄的毛泽东主席在其逝世前一年,还专门指示有关人员,注释和印制一批大字本古文诗词。在这批大字本的古诗词文集中,就选有萨都剌所作《满江红·金陵怀古》《念奴娇(又名百字令)·登石头城次东坡韵》《木兰花慢·彭城怀古》三首词。其中,《满江红》和《念奴娇》两篇诗词,就与萨都剌金陵宦游前后五年的经历相关。

  萨都剌是我国历史上为数不多通晓汉民族文化典籍,且能用汉语写作并取得非凡成就、在宋元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少数民族诗人。萨都剌存世的诗词大约有 770 余首,萨都剌写词不多,但颇有影响,后人誉之为“有元一代词人之冠”。《满江红·金陵怀古》《念奴娇·登石头城次东坡韵》《木兰花慢·彭城怀古》是萨都剌怀古系列词作代表,为毛泽东所熟悉,在毛泽东的记忆里留下过印象。晚年毛泽东再读萨都剌词作,心中所生发的感受与其以往各不相同,即便现在,后人读这几首词,多少也能触及毛泽东——这位饱经风霜的政治家、诗词水平造诣极高的诗歌大家、年迈的老人,其晚年情感和思维的脉动。

  毛泽东晚年为什么会为撒氏三首词作萦怀,笔者揣测,可能是萨都剌辞章的某些意境,触动了晚年毛泽东的心弦,引起了老人家的某种回顾往事的共鸣。

  元朝的统一,客观上促进了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发展,促进了民族大融合。早在蒙古军西征的时候, 就有不少答失蛮氏(回族)人随大军从西域来到山西, 同汉族等多个民族生活在一起。萨都剌的祖先就是这样来到山西的。萨都剌父祖是色目人,有研究者考证, 萨都剌是阿拉伯语的音译,萨即安拉,伊斯兰教真主; 都拉,是赐予幸福快乐的意思。萨都剌字天锡,即为阿拉伯语的意译。萨都剌历来无年谱,盖因其生卒年月难以确定。萨都剌其人《元史》无传,《元史类编》《新元史》《元书》虽为萨都剌补传,乃缀合各种史料而成, 即便如此,仍嫌疏漏较多,很多结论难以自圆其说, 甚至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有元一代,蒙古人的地位最高,其次为西域来的色目人,再次是原金国地区的汉人,南宋地区的汉人则为第四等的南人,唯蒙古人与色目人可为“达鲁花赤”,即地方总管的意思,而萨都剌家族即为色目人的后裔,元代中央政府为了加强对地方控制, 沿袭宋代行省制度,行省下设路、府、州、县,形成了四级地方政权结构。萨都剌祖思兰不花,父阿鲁赤累有功勋而镇守大同路,后来定居在雁门(今山西省代县)。萨都剌出生于山西雁门,元英宗孛儿只斤·硕德八剌赐姓萨,雁门萨氏从此得姓,家族也逐渐蒙古化。萨都剌在得赐姓后取汉名天赐,号直斋,回族人。但至萨都剌辈,家道已经中落。清代萨氏后人学者撒龙光考证,萨都剌生于 1272 年。但近来学界考证,公认的说法认为萨都剌约生于公元 1300 年前后。

  萨都剌文武兼备,从小保持了剽悍尚武的民族精神,相关记载说他能控弓脱箭,挽弦射鸿。元泰定四年丁卯(1327 年)进士。授应奉翰林文字,擢南台御史,因弹劾权贵,左迁(贬为)镇江录事司达鲁花赤,累迁江南行台侍御史。元代诗歌四大家之一的虞集(1272 ~ 1348),比萨都剌年长许多,两人竟为同榜进士。虞集在其《与萨都剌进士》一诗中曾称赞萨都剌:“当年荐士多才俊,忽见新诗实吃惊。今日玉堂须骑马,九时上苑共听莺? 贾生虽谓犹年少,庾信空渐老更成, 惟有台中马侍御,金杯承露最多情。”

  1329 年,萨都剌被任命为镇江路京口录事司主事官“达鲁花赤”。主司一方狱讼、钱谷、工役等事务。任职期间,他为民做主,解民所困。据《至顺镇江府志(光绪五年重修版)·卷十三》载,“录事司在府治西,……屋凡四十三楹,南向为堂。…… 至顺元年(1330),(萨都剌)始匾其堂曰‘善教’(即崇尚教化之意),并署名达鲁花赤燕山萨都剌书立。”萨都剌从政以“善教”为务。《丹徒县志(卷二十七)》记载:萨都剌“天历元年任录事司达鲁花赤, 设圜阓 ,制权衡,俾市物者各得其平”,“居民有适近官廪者,太守议徙他所,都剌以银壶质(质:用财物或人作保证以为抵押。)钱,给使僦(租金、赁金) 物,太守愧而止”;“有妪讼其子,都剌尽诚开谕, 卒化妪为慈母,而子为孝子”;“太守有豪奴,裁抑之”;“俗有巫,以祸福惑愚民,悉捕治,俗为变”;“都剌负才工诗,于京口山水,多题咏焉。”都剌萨都剌为官清正,爱护百姓,亲书“善教”条幅为座右铭。秉承做官治民,要靠教化的信念。为镇江太守出谋划策,想方设法赈济灾民。辖下严禁巫术蛊众,将以身试法的江湖巫师问案下狱,使镇江地方世风为之一变。因政绩卓著,萨都剌先后两次在金陵任职。

  元文宗至顺二年(1311)秋至至元顺帝元统二年(1334 年),萨都剌升任集庆(今南京)任江南行御史台“掾属”。元统二年(1334)8 月,萨都剌离开金陵,留下了“八月中秋别,三年此日分”的诗句,其笔端蕴注着对金陵古城深深的眷念,踏上了宦游北去的旅途。十二年后,元顺帝至正六年(1346 年)到至正八年(1348 年)萨都剌再次赴集庆任江南行台侍御史。前后两次在金陵任职共历时五年。可能萨都剌官职低微,他在江南行台任职时的经历却鲜有文献记载。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早年的萨都剌对金陵心向神往。萨都剌中进士前因家道中落经商曾到过金陵。在其《七绝·金陵道中遇雨寄功父光国五首·其二》诗中留有:“平生梦想金陵道,此日偶然身自来。应是山云喜诗客,野花满路雨中开。”的记述, 在《金陵道中遇雨寄功父光国五首·其五》中写有“梦想江南今日到,肩舆过处落花风。行人五月金陵道,石竹花开白雨中。”等句。

  萨都剌有远大抱负,但其官职一直很低,仅为品秩为八、九品的低层下级官吏,从没有得到过属于施展自己政治抱负的空间和舞台。萨都剌曾作诗自嘲: “自笑江南无用客,一春无事只题诗”的窘境。与历史上许多杰出的诗人一样,他也幻想以诗歌反映时事艰难,希望自己的声音能达天听,引起朝廷的注意, 为改变社会现状尽一己之力,然而社会现实的残酷, 最终只能使萨都剌的抱负和理想从希冀走向幻灭。

  萨都剌在集庆任职前后五年,勤于政务,除“弹劾权贵”办事公道廉洁之外,公暇之余还喜游金陵山水城郭,与当时画家、诗人倪瓒、张雨、马昂夫等名流交游,多有诗歌酬唱;从萨都剌任职金陵期间写下的七、八十首诗文中,留有将近七百年前其登赏心亭、铁城寺、三山矶、石子岗、半山寺、崇喜寺、冶城、访景阳宫井(台城胭脂井)、周处读书台,游长干寺、铁塔寺、东郊龙潭紫薇观等文字行踪。不少萨都剌曾经游历过的古迹或地名至今尚存。不少地方萨都剌尝多次游历,比如凤凰台,曾“几回惆怅此中行”。登金陵城西石头城、蒋山(今紫金山),放棹青溪、清凉禅寺等地,在游金陵凤凰台留下吟咏:“六朝歌舞豪华歇,商女犹能唱后庭。千里江山围故国,几番风雨入空城。 凤凰飞去梧桐老,燕子归来杨柳青。 白面书生空吊古,日陪骢马绣衣行。”

  这首七律思古悼今,表达了彼时刻萨都剌内心深处无限感慨,回忆起金陵城历代战事和往日统治者荒淫虐政造成的民生凋敝的情景。更有“后庭遗曲依然在,商女犹歌不思听”的喟叹,疾呼当权的官吏励精图治,关心民间疾苦,寓有一定的思想性和艺术性, 萨都剌文学作品在宋元诗歌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萨都剌在金陵留有比较有名的诗词如《满江红·金陵怀古》,全词为: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

  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

  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

  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

  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

  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

  到如今,只有蒋山青,秦淮碧!

  《念奴娇·登石头城次东坡韵》等有名的怀古诗章,都是萨都剌金陵宦游期间写成的。其词如下:

  石头城上,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

  指点六朝形胜地,惟有青山如壁。

  蔽日旌旗,连云樯橹,白骨纷如雪。

  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杰。

  寂寞避暑离宫,东风辇路,芳草年年发。

  落日无人松径里,鬼火高低明灭。

  歌舞尊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

  伤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

  再有,萨都剌在其《七律·望金陵》诗中写道:

  行人雨霁入金陵,萧寺 疏钟又远听。

  五月潮声方汹涌,六朝文物已凋零。

  春风玉烛留歌韵,落日青山立画屏。

  千古兴亡堪一笑,买花载酒赏心亭。

  纵观萨都剌所遗诗词,也折射出了萨都剌谴责历代统治者争权夺利的战争,表达了期盼天下太平的愿景。其在《过居庸关》诗中写道:“男耕女织天下平,千古万古无战争”,其诗歌中还记载了其时的历史大事如:“幺目击时变,往往发为诗歌”以诗载史。

  明末著名藏书家、出版家、刻书家、文学家、经学家常熟人毛晋,评价萨都剌诗歌成就有“以北方之裔而入中华,日弄柔翰,遂成南国名家”等语, 萨都剌在宋元乃至中华民族文化史上具有杰出地位的少数民族诗人。

  萨都剌有兄弟三人,萨都剌为长兄,其弟萨野芝有一子为萨仲礼,在元统元年(1333 年)中进士, 并被授予福建行中书省检校一职,于是萨仲礼赴福建就职,定居于福州通贤坊,去世后葬于侯官县大梦山, 成为雁门萨氏入闽开基的始祖。

  1333 年萨都剌之侄萨仲礼迁基福建福州,自撒仲礼始,迄今已传二十余世。撒氏家族在历史上产生了大批著名人物,包括了萨都剌、萨琦、萨镇冰(清代海军统制、民国海军总长)、萨本栋(近代物理学家、教育家)、萨师俊(中山舰舰长)、萨孟武(台湾大学法学院院长)、萨支唐(物理学家,微电子学家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教授)等。源自西域的撒氏家族人物,元明以来尤其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留下了不凡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