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金箔见闻

来源: 栖霞山    2020-03-04 17:15:44    

  文 / 李宝详

  纯金打造的金箔有着悠久的历史,但始于何时, 出自哪里,众说纷纭,中外大致有三种说法:一说金箔起源于古埃及。在尼罗河沿岸的卢克索帝王谷墓穴中,发现了 3400 年前的大量金箔饰物,证明埃及是最早掌握金箔技艺的国家之一 ;二说金箔起源于印度。该国是佛教创立国,金箔是伴随佛教文化产生的,在印度北方拉贾斯坦邦首府附近,聚集着数十个家族金箔作坊,至今他们的技艺还保留着原始状态;三说起源于中国。1986 年,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挖掘,出土了贴有金箔面具和金面铜人像,距今 4000 年以上,时间上似乎更早于埃及。

  进入 21 世纪后,中外金箔行业有了更多的交流, 国外金箔生产,小到家族企业的传承、大到所在国家的文化记载,在技艺、生产、应用,甚至是传承方式上与中国如此的相似。这种文化的交织、形成与发展似乎存在着某种的关联。史料无法找到发源地,倒是国外金箔产业的盛衰跟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意大利:米兰的格伯瑞先生,在米兰近郊一家金箔企业从事了 30 多年营销工作,也算是金箔方面的专家,他告诉我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世界金箔产地主要集中在北半球的北纬 30 ~ 50 度区域内,出了这个纬度不太适合金箔生产。”坊间流传的四大金箔产地,意大利的米兰、德国的斯瓦巴赫、日本的金泽和中国的南京,确实都分布在这个纬度内。这些地区历史悠久、经济繁荣,有市场需求的支撑, 客观上能够促进金箔业的发展。但这种地域分布现象应该还有更专业的解释:金箔锻制对乌金纸要求很高,除秘不示人的涂层配方,还有温湿度的要求, 纸既不能过湿,也不能太干燥,北纬 30 ~ 50 度所处位置温湿适度,乌金纸湿度与外界是平衡的,箔的延展受影响不大,因此,温润的气候环境是金箔产地的最佳选择。而偏离这一区域的地方,如广东、福建, 乃至印度、缅甸,虽有金箔厂存在,那里所产金箔, 都以小规格、低成色、偏厚金箔为主,这是由于当地的湿度过大 , 箔与纸的粘黏不能使箔延展到足够大所致。而过于干燥的地区,乌金纸又易于脆裂,也不适合金箔加工。当然,不能说热寒地区绝对不能做金箔, 但可以肯定的是,过于干燥或潮湿的地区给复杂的金箔技艺带来很大的干扰。

  法国: 2004 年我走访法国里昂达威特(DAUVET) 金箔公司。该公司创建于 1834 年,至今有 100 多年历史了,属子承父业的家族式传承企业,在法国享有盛誉。近些年由于中国金箔对欧洲市场的冲击,营销大不如从前,产品大部分仅限于法国境内的使用。

  老板达威特(Bernard Dauvet)先生跟我说:“中国历史远比法国悠久,文化遗产丰富,但活态物证并不多,你们声称金箔已有几千多年历史,但却拿不出东西来证明,我这里有历史的老照片和一个世纪前的传统工具,至少证明本公司存在了 100 年以上。”看得出来达威特先生的自信和自豪间,流露出对他国文化的排斥。我参观了他的陈列室,挂在墙上的一张场景写实铜版画和一张老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据达威特先生讲,画是反映 16 世纪欧洲金箔作坊的场景,写实感很强。老照片从人物的服饰和环境应该是摄于 20 世纪初,照片中展现的是金箔生产的前道工序“装开子”,进入镜头的有二十余人之多,根据金箔作业人员配置规律,这个工厂至少有近二百人以上,足以证明当时生产规模是很大的。陈列室内为我们安排了传统打箔演示,同时见到了金箔加工的一些早期传统工具。制作方法与中国的传统技艺如此接近,让人产

  生穿越感,似乎证明东西方金箔技艺在历史上是有交流的。

  许多出土文物证明,中国早在数千年前就掌握了金箔加工技术。中国最大的遗产,是几千年来先人留下的文字史料,大到朝代更迭,小到技艺传承, 浩瀚史实,博大精深,为人类发展史作出了突出贡献。我对达威特说:“世界第一部手工业科技著作 , 是初版于公元 1637 年的宋应星所著的《天工开物》,它被你们欧洲学者称为‘17 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在“五金”第十四篇关于‘黄金’内容中, 介绍并描述了金箔加工技术,至少比贵公司早了 200 年,金箔技艺从中国传到欧洲的可能性是有的。

  但很快英国人拿出证据证明,英国在差不多时期也有专著出版。

  英国:2006 年 2 月,我受邀访问英国伯明翰麦道斯金箔公司,这家公司同样属家族式企业,由格瑞斯夫妇掌管着公司的经营。格瑞斯介绍说,公司创建于 1874 年,一直为皇室提供服务,伦敦的白金汉宫和近郊的温莎城堡内修缮所用金箔均由该公司提供。英国至今的政体还是君主立宪制,女王仍享有荣誉和国民的尊崇。看得出来,麦道斯公司能为皇宫长期提供服务,格瑞斯夫妇倍感荣幸。英国是老牌的资本主义,17 世纪就发生了资产阶级革命,18 世纪 60 年代起又开始了工业革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国家,处于“世界工厂”的垄断地位,迅速成为世界霸主,伴随其中的手工业也十分繁荣。格瑞斯说,金箔技艺早在公元 12 世纪前就从东方传入欧洲,在保留东方纯手工技艺的基础上,18 世纪末,个别工序已经用机械取代(如机器压延)。有学者通过专著描述当时各种工业技术的过程,具有代表性的是 18 世纪的英国学者威廉·刘易斯,他在1763 年—1765 年所著的《商业哲学-技术》一书中, 描述了不少手工业技艺制作的细节。该书内容与中国明朝宋应星所著的《天工开物》类似,只不过对传统技艺的描述更为详细。

  我没找到原文,但经他的推荐,找到了相关的资料,1984 年英国金箔装饰专家彼特和安·麦克塔格特在其《贴金》专著中,提到了威廉·刘易斯《商业哲学- 技术》,文中有详细描述金箔制作方法:金锭通过钢质压辊反复辗压,使其变成象纸一样的带状物,然后切成方片,再在铁砧上锻打成一英寸见方的小金片,再经过淬火处理;150 张这样的小金片包成一捆,每片之间夹着卡契纸(注:即乌金纸),外面再用 20 多层卡契纸包裹;经过锤打,金片便展延开来直至与卡契纸一样大小(约 7.5—10 公分)。取出金片,用钢刀切割成四小片,将 600 小片逐张嵌入牛肠衣中(注: 更细密的乌金纸),再进行锤打,直至延展肠衣一样大小(12.5 公分),再取出切成四片,分成三捆进行最后一次锤打,直至成箔。金箔要用一种藤制工具捡拾起来,放在皮垫上吹平,用削尖的木制藤刀逐张按规定的尺寸裁切,再将其放入每本 25 页的薄页纸中。

  我之所以介绍这段译文,是让行家对照中国的技艺方法看看有什么不同。文中描述,当时(至少在1763 年)金箔生产,金锭轧成薄片已经用上机器了,而中国直到 20 世纪 70 年代才用上轧延机。此外,文中金箔加工技艺与中国明朝《天工开物》描述的基本一致,虽然比中国迟了 126 年,但书中描述技艺过程远比《天工开物》要详细得多。

  往前追溯到英国 17 世纪,不难找到金箔生产和应用的记载。17 世纪的英国,工业革命尚未开始, 但工场手工业已经很发达,并为工业革命做准备了。17 世纪,英国建成了绝对的君权之后,王室的宫殿代替庄园府邸,为使皇宫奢华,就设法用黄金装饰厅堂,以示皇族的尊贵,因此说金箔技艺的繁荣有政治和文化的背景。

  17 世纪末所建的伦敦圣保罗大教堂,是世界著

  名的宗教圣地。厅内各处施以金碧辉煌的重色彩绘, 都是用金箔贴饰的。英国建筑学家费利宾所著《建筑原理》一书重绘了 17 世纪英国贴金艺人所用的工具,说明了在当时建筑贴金手工艺的日趋完善。

  结束了麦道斯公司的访问,我们又去了曼彻斯特郊外的莱特兄弟公司,公司总经理克莱夫·斯通豪斯接待了我们。据他介绍,莱特公司历史更久。1840 年,创始人威廉·莱特在伦敦建厂,1870 年搬至曼彻斯特,1980 年,莱特的曾孙威廉·弗莱明将公司卖给了斯通豪斯家族,目前由克莱夫·斯通豪斯夫妇掌管公司的经营。斯通豪斯家族历史上与莱特家族在业务上有着密切联系,家族成员应该在莱特公司从事过工作,据克莱夫·斯通豪斯讲。他自己从小就从事过人工打箔技艺,在闲谈中他时不时裸露出健硕臂膀,让我们看到他抡锤锻炼的痕迹。

  克莱夫的夫人是英藉华人,祖籍广东。受夫人影响,他逐渐接受中国的产品。由于中国金箔产品更廉价,公司已退出生产,改由中国代工进行贴牌,公司业务大部分转向承揽工程贴金、辅助材料的供应和金箔残料的回收、提纯。据他介绍,自 1840 年以来,莱特兄弟公司提供了金箔和贴金技艺,为世界上最有声望的历史建筑提供了贴金工程的服务,如英国威斯敏斯特教堂、伦敦大本钟、爱丁堡城堡、伦敦桥、科威特皇家宫殿等。2013 年克莱夫携家人来中国度假,在途经南京时与我见面,很自豪地跟我说,2012 年是英国女王登基 60 周年,英国在泰晤士河上举办了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千船巡游,万人空巷,受白金汉宫的委托, 莱特公司为女王乘坐的“女王之舟”号游船和皇室成员使用的游船提供了贴金装饰。

  此举作为标志性工程又将载入公司的史册。不过克莱夫没有明说,“兄弟公司”已经多年不生产金箔了,游船贴金所用的材料采用的都是南京金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