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飞絮

来源: 栖霞山    2020-03-04 17:06:33    

  文 / 刘月雄

  相较春天的活泼夏天的热烈秋天的沉稳,冬天很单调乏味。当雪一片片落下时,死气沉沉的冬天才有了韵味和生气。

  雪是“冬”字下的两点泼墨,看似寥寥,却呈天地清冷“独钓寒江雪”的意境;雪是冬天开出的爱跳舞的花,“皑皑轻趁步,剪剪舞随腰”,铺点之处银装素裹,纤枝玉立,袅袅婷婷,亭台楼宇,素洁俊逸;雪爱山的巍峨,高山上它们不离不弃相伴厮守的身影,阳光穿过银光闪闪,“软红光里涌银山”, 美丽动人。

  雪眷恋北方的粗犷强悍,大朵的雪花肆意翻卷, 走街串巷,攀檐涉水,瞬间凝成冰雕成塑,在灯光的映射下,美轮美奂,华丽壮观;冰上运动更是丰富多彩,溜冰、滑雪橇,一排排穿梭而下,惊险刺激, 难以忘怀。

  相较于雪对北方的长情,南方的雪下得短促而潦草,稍稍逗留即刻告辞,偶尔雨来助个兴,雪即化无,实在薄情得很。

  去年冬天的南京,雪来去匆匆。第一场雪在朋友圈短暂停留,当我走出户外,雪已无踪迹;第二场雪,飘飘柔柔,转瞬就不见了,像赶场的明星;第三场雪在 12 月 30 号下午飘然而至,次日一早就停了, 仿佛签约的广告,为旧年收尾,洁白纯美,干净利落, 言简意赅。

  微信上有戏语:“冬天不下雪,简直是在耍流氓。”盼雪的心情像极了待嫁的女子,心心念念,盼望着那个雪小子高调的表白。

  或许是回应这份期盼,2019 年的第一场雪,趁着寒夜,裹着神秘,风雪兼程,飘飘洒洒,有声有色。早上起来,天地银白,雪还在尽情飞舞,好似热情的告白,惹得惊喜四下漫溢:“你终于盛装出席啦!”

  孩子不再赖被窝了,急忙穿好衣服,飞出门外, 扑在雪地里摔跤打滚扔雪球,笑声荡来荡去,清脆响亮。雪人被堆叠得神态各异,或顽皮或呆萌,或神气或羞怯,或严肃或活泼,惟妙惟肖。

  已至中年的我们,在同学群里聊起堆雪人和打雪仗,满是怀念。还有屋檐下吊着的,长长的冰凌子, 晶莹诱人。至今想来,嘎嘣嘎嘣嚼冰的脆响犹在齿间打滚。虽然那时的我们,牙舌在打架,手冻得红肿, 脚上的鞋子又湿又冷,心却在鼻涕的上下吸溜中乐开了花。

  雪是冬天的精灵,是我们那时的童话,勾画着无尽的快乐。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雪花飞扬,遮掩了世间的粗糙和喧嚣;那些丑的脏的乱的, 经了雪的拥抱,化为茫茫一片。雪仿佛智者,将一切大而化之,天地尽显宁静与柔美。

  现在的人们工作压力大,疲于人事纷扰,生活时时像冬天般沉闷,内心何尝不盼望一场雪:如诗如画,有情有趣,灵动中透着一份睿智,多好!

  2019 年的冬天,正款款而来,盼望着,一场雪的钟情告白……